e77乐彩手机登录

今天是:

最新e77樂彩網站

《聞道》第三期:迎祥觀考

時間:2016-11-18    來源:陜西道協網站整理    作者:/閻文儒

        迎祥觀在長安縣城內廣濟街東一小巷內,觀中神像俱無,今為小學校所據,殿前有重修迎祥觀鐘樓碑,及重修老君廟碑,俱橫置地上,今為兒童坐石,殿后突起高于地面者數十尺,登其巔,有小樓觀,一為學校工人憩所。亦無若何遺跡存焉。據《長安縣志·寺觀志》“迎祥觀”條云:
        迎祥觀在城內廣濟街東,即景龍觀也。創自唐景龍二年,玄宗開元間,夢見老君,尋得老君玉像,觀內大同殿安置,即改景龍為迎祥,明成化間,道士高靜寬重修,宏治中,三原王恕撰記。又西京記云:景云二年,天臺道士司馬承禎被召止此觀,有鐘樓為懸鐘所睿宗制銘。
        又據《關中勝跡圖記》卷七“迎祥觀”條引明王恕《迎祥觀碑記》云:
創自唐景龍二年,舊在景龍觀,按蘇靈芝書老君應現碑云:開元二十九年,元宗夢見老君曰:吾乃汝遠祖,有像在京城西南百余里,汝遣人求之,吾合與汝興慶宮相見,覺而異之,即命尚書張九齡,道士蕭元裕,尋訪于盩厔聞仙谷,果得老君玉像,高三尺余,以進,其日元宗在興慶宮遂親迎謁置于殿內,次日送景龍觀大同殿安置,瞻仰與夢中所見無異,即改景龍為迎祥觀,仍于現像之所建會靈觀焉。
        謹按迎祥觀是否即景龍觀,其中頗有疑義,迎祥之名不見于各名書籍,而聞仙谷中之老君玉像并未置于迎祥觀內,玄宗天寶元年曾得老君像于函谷,未聞得像于盩厔。據傳唐書玄宗本紀云(《唐會要》記載與此同):
        天寶元年春正月甲寅,陳王府參軍田同秀上言:玄元皇帝降于丹鳳門之通衢,告賜靈符,在尹喜之故宅,上遣使就函谷故關尹喜臺西發得之,乃置玄元廟于大寧坊。
玄元廟即徐星伯《唐兩京城坊考》中大寧坊之太清宮。據該書卷三“大寧坊”條云:“西南隅太清宮。(注云:禮閣新儀曰開元二十九年,始詔兩京及諸州各置元元皇帝廟一所,依道法醮。天寶年正月陳王府參軍田同秀上言,元元皇帝降見于丹鳳門之通衢,以天下太平圣壽無疆之言傳于元宗,仍告賜靈符尹喜之故宅,上遣使就桃林縣函谷關令尹臺西得之,于是置廟于大寧坊中,東都于積善坊)”。
        記得老君像于聞仙谷,供之迎祥觀者,僅明以后之載記,明以前各典籍則未聞焉。記得老君像于聞仙谷者,僅見于畢秋帆《關中勝跡圖志》引《冊府元龜》云:
        開元二十九年帝夢一真容云:吾是汝遠祖,吾之形象可三尺余,在京城西南一百余里,帝即命使兼令諸道士相隨,果于盩厔縣東南山阜間,遇真容,迎到便于興慶宮大同殿安置,仍于現像之所建會靈觀焉。
       《冊府元龜》所記,即使不誤,然僅言迎圣像供于興慶宮大同殿,亦未言安置于迎祥觀大同殿內。又據徐星伯《唐兩京城坊考》卷一“興慶宮”條云:宮之殿西南隅曰花萼相輝樓,其東勤政務本樓,樓北大同殿。(注云:開元十七年,蜀州新津縣興尼寺殿柱上木文隱起,太上老君像,及天寶元年所得之玉像老君,皆于大同殿供養)。
        此云天寶元年之玉像,與唐書所載由伊喜故宅所得者,勘合則:開元天寶之間似得二老君像,一供于大同殿,一供于太清宮,供養太清宮者,為天寶元年見于正史者,而供養大同殿者,僅見于《冊府元龜》,而《唐會要》所記并非得玉像,據該書卷五十“尊崇道教”條云:
        開元二十九年五月上夢元元,告以休期,因令圖寫真容分布天下。
則《冊府元龜》所記二十九年所得之玉像,是否即天寶元年之玉像,實不能有正確之考訂,惟其不在景龍觀也則無不同。據《唐會要》卷五十云:
       景龍觀在崇仁坊,本申國公高士廉宅,西北方金吾衛,神龍元年并為長寧公主宅,韋庶人敗后,遂立為觀,仍以中宗年號為名。
又據同上書“玄真觀”條云:
       在崇仁坊東,半以左仆射、高士廉宅,西北隅左金吾衛,神龍中為長寧公主宅。又吞人數十屋,既承恩,盛加雕飾,朱樓綺閣,驚絕一時。韋氏敗后,公主隨夫外任,遂奏為景龍觀。初欲出賣,官估木二十萬,山池仍不為數。天寶十三載改為玄真觀。
又宋次道《長安志》卷八“崇仁坊”條云:
      西南隅玄真觀。(注云:半以東,本尚書左仆射、申國公高士廉宅,西北隅,本左金吾衛,神龍元年并為長寧公主第,東有山池別院,即舊東陽公主亭子。韋庶人敗,公主隨夫為外官,遂奏請為景龍觀,仍以中宗年號為名,初欲出賣,官估木石當二千萬,山池仍不為數。天寶十二載,改為玄真觀,肅宗特骰百高座講。)
《舊唐書》卷六十五“高士廉傳”云:
(貞觀)二十一年正月,壬辰,薨于京師崇仁里私第,時年七十二。
《新唐書》卷八十三“長寧公主傳”云:
       長寧公主,韋庶人所生,下嫁楊慎交。造第東都……又取西京高士廉第、左金吾衛故營合為宅,右屬都城,左頫大道,作三重樓以馮觀,筑山浚池。帝及后數臨幸,置酒賦詩。又并坊西隙地,廣鞠場。
       故景龍觀即玄真觀,即高士廉、長寧公主故宅也。惟據《關中圣跡圖志》引唐睿宗景龍觀鐘銘云:
      景龍觀者,中宗孝和皇帝之所造也。曾城寫質,閬苑圖形。但名在騫林,而韻停鐘虡。朕翹情八素,締想九元,命彼鼓延,鑄斯無射。
銘文云為中宗所建,而典籍則記為長寧公主隨夫外任,乃舍宅為觀,據《新唐書·長寧公主傳》云:
韋氏敗,斥慎交絳州別駕,主偕往,乃請以東都第為景云祠,而西京鬻第,評木石直為錢二十億萬。
        若景龍觀為長寧公主宅,則韋氏未敗之前,定不能舍宅為觀,況有本傳之記載乎?中宗之崩,為景龍四年,(景龍元年)六月壬午,韋后之敗于是月庚子。據《舊唐書》卷七“睿宗本紀”云:
       景龍四年夏六月,中宗崩,韋庶人臨朝,引用其黨,分握政柄,忌帝望實素高,潛謀危害。庚子夜,臨淄王諱與太平公主子薛崇簡、前朝邑尉列幽求、長上果毅麻嗣宗、苑總監鐘紹京等率兵入北軍,誅韋溫、紀處訥、宗楚客、武延秀、馬秦客、葉靜能、趙履溫、楊均等,諸韋、武黨與皆誅之。
        長寧公主韋后所親生,內倚母愛,寵傾一朝,韋后未敗之前,則其第自不能舍為觀,韋后敗于中宗崩后,則鐘銘云中宗自造則,頗不契合。然鐘銘之所以記為中宗所造者,因韋后亂國,臨淄王誅之,長寧公主,雖無如安樂公主之亂政,而與諸夫人公主之爭任事,穢跡滿朝廷。故韋后敗后,立斥慎交絳州別駕,其不為睿宗所容也明矣,安祿山叛唐,復京師后,凡以安字命名之門坊等俱改之。則景龍觀之不言長寧公主舍施,而言中宗自立者,其意料不出此。
       景龍觀之為玄真觀,已無疑義,又名為迎祥觀者,恐為后人所附會,據明王恕《迎祥觀碑記》云:
       玄宗夢見老君曰:吾合與汝于興慶宮相見,覺而異之,即命尚書張九齡,道士蕭元裕,尋訪于盩厔聞仙谷,果得老君玉像,其日玄宗在興慶宮,遂親迎謁,置于殿內,次日送景龍觀大同殿安置。
       按至盩厔迎玉像,《冊府元龜》中并未曾遣張九齡。僅云帝即命使兼令諸道士相隨,況張九齡于開元二十四年,因反對牛仙客拜相事,罷中書令為尚書右丞相。據《新唐書》卷六十二“宰相表”中云:
       開元二十四年十一月壬寅,耀卿罷為左丞相,九齡罷為右丞相。林甫兼中書令,朔方節度使,牛仙客守工部尚書、同中書門下三品。
《舊唐書》卷一百三“牛仙客傳”云:
        天寶年(按《新唐書》宰相表天寶元年七月辛丑,仙客薨,則天寶年應作元年。)改易官名拜左相,尚書如故。其年七月卒,年六十八。
        牛仙客拜相時,在開元二十四年,至天寶元年之間,已如上述。而張九齡于牛仙客拜相后坐監察御史周子諒事,貶荊州長史,此后并未歸朝,即薨。據《舊唐書》卷一百三“牛仙客傳”云:
        其年十一月,九齡等罷知政事,遂以仙客為工部尚書、同中書門下三品,仍知門下事。時有監察御史周子諒,竊言于御史大夫李適之曰:“牛仙客不才,濫登相位,大夫國之懿親,豈得坐觀其事?”適之遽奏子諒之言,上大怒,廷詰之,子諒辭窮于朝堂,決配流瀼州,行至藍田而死。
       又據《新唐書》卷一百二十六“張九齡傳”云:
嘗薦長安尉周子諒為監察御史,子諒劾奏仙客,其語援讖書。帝怒,杖子諒于朝堂,流瀼州,死于道。九齡坐舉非其人,貶荊州長史。雖以直道黜,不戚戚嬰望,惟文史自娛,朝廷許其勝流。久之,封始興縣伯,請還展墓,病卒,年六十八,贈荊州大都督。
由上諸記知牛仙客拜相在開元二十四年,后至天寶元年間。而子諒坐事當亦在此期間內。曲江公貶荊州長史,自亦在此間,惟其出京后,并未再還長安。請展墓乃歸里還韶州,則開元二十四年后曲江公已離長安。王恕《迎祥觀碑》云開元二十九年命尚書張九齡訪老君像者,自系為偽托。碑文云“次日送景龍觀大同殿安置”,此點亦頗足疑,按大同殿為興慶宮中之一殿,非一般寺觀中之殿所應命名者,一般寺觀殿宇之命名,多按所供養之像而名之。若道觀中之三清殿、老君殿、天師殿等,僧寺中之彌勒殿、如來殿、觀音殿等,俱按供養之像而命名,少聞與宮中之殿同名者。若清宮之大和殿、保和殿、中和殿等即敕建之制寺觀,亦未聞殿名于此同者。則景龍觀中之大同殿,必明人建迎祥觀時附會之說耳。
        今由諸種記載,悉迎祥觀,唐時無此名稱。老君玉像并未置此。張曲江未充尋訪老君像專使,大同殿乃興慶宮之殿名,并非景龍觀之殿名。明人建觀時,偽托唐觀,故穿鑿附會以欺蒙世人,即畢公秋帆亦未能詳加考訂,因而冒稱唐建,況迎祥觀今日觀址為唐皇城司農寺,而景龍觀在朱雀門街東第三街街東從北向南第四坊之崇仁坊內,即使迎祥觀為景龍觀,今日觀址與昔日者相去四五里,能相符耶?畢公再生,當亦首肯予說也。
      (閻文儒(1912-1994),著名考古學家,字述祖,又名成凡,號真齋主人,晚號三萬老人。本文錄自閻文儒著《西京勝跡考》,新中國文化出版社1943年6月第1版。)(閻文儒(1912-1994),著名考古學家。字述祖,又名成凡,號真齋主人,晚號三萬老人。)

e乐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