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77乐彩手机登录

今天是:

最新e77樂彩網站

緬懷恩師曹祥真

時間:2019-09-13    來源:陜西道協網站整理    作者:石宗德

\

曹祥真道長像

      恩師仙姓曹,上祥下真。曹祥真大師,華山全真教二十二代玄裔弟子,師承梅嘉瑞道長,道號坤瑞子,俗名群英,陜西省合陽縣和家莊鎮人。1947年春,曹祥真大師隨母女扮男裝,在華山紫氣臺出家自此她就下定決心做一個真正修行者,踏上了一生苦心修煉之路。
      剛上華山沒處住,便在山路旁邊搭草棚住。拜師后住進的紫氣臺,實際上也是一間破落小廟,白天太陽從房頂照到廟內,晚間能看到星星,雨天外面下大雨。廟內下小雨,她沒有一句怨言,天晴時拿些樹枝、端沙土和泥爬到廟頂修補漏洞。她對待母親非常孝順,平時生活以母親為先。初到華山,缺吃少喝,每頓只能喝點谷米不分的糊糊,讓母親喝稠的,自己喝稀的。道友發現她骨瘦如柴,了解情況后,得知她是個孝女,送來了饃、面、米,接濟她們母女生活。


\

      在黨的宗教政策領導指引下,她認真學習,領會政策,愛黨愛教,為人處事低調,堅持融、忍、讓,不爭,貴柔弱,坦然一生。對她有恩的人,她終生不忘。初入道門之時她雖有濟世救困之志,苦于技藝缺乏,只能誦經祈愿,后得益于北京恩人夫婦點教,去到樓觀臺學醫。每每念及此事,常懷感恩戴德之情。她告誡自己,一切都是恩人夫婦賜予的,不去樓觀臺學得真傳,哪能治好眾多的病人。
      學藝歸來后,她每天焚香叩拜祈求恩人全家平安,幾十年如一日,即使身患重病也不忘祈求。河南省南陽市楊先生曾在大師最困難時給予照顧,2005年得知恩人楊先生患病,不辭勞苦專程奔赴河南省南陽市給恩人治病。


\

曹祥真道長手書“人在做天在看”
 

      在國家困難時期,為提自身醫療技術,醫治更多病人,減輕患者的痛苦,她主動在太白深山閉關將近兩年,專心修煉“女丹功”,住的是山庵庵,蓋的是干野草,吃的野草樹芽,喝的溪水雪水,思念著遠在華山的老母親,走在半山坡,不慎掉到雪窖中、左腳小指被凍殘,意志不變。后又去太白山勞倉溝閉關12年,種植藥材,學研藥理,攻讀道學經典,為眾善信士治病在十方善信士中樹立起表率。
      在樓觀臺學醫期間,師拜李神醫,認真學習,精心鉆研,得到中醫針灸真傳。回到華山,她傳承道醫優良傳統,行醫弘道,公益治病。舍藥,對眾善信士供養的錢物,刊印流通道書、篆刻誥章,專注善譽,慈善救濟,幫助災區,度了無以計數的善士,其道風也名通遠近。

 

\

曹祥真道長舊居,陜西省渭南市合陽縣玄真觀
 

      改革開放伊始,華陰縣政府及華山領導,從太白山勞倉溝把曹大師請回華山搞管理,當時華山上環境很艱苦,吃的不足,天氣冷了,道友過冬的棉衣都不知從何而來。復修華山困難大,她帶領道友迎難而上,從山上到山下復修了全部廟字,在艱苦勞動中,虔誠的道友沒有任何抱怨。華山修復完成后,她考慮年歲大了,主動讓賢,把管理交給了年輕人干,毅然選擇了華山上路險、人不常去的大上方進行清修,一住就是二十多年。
      初到大上方,她清理神洞沙土,塑神像,建丹房,開坡地,種藥種菜,修石碾,推碾子,做成藥。前來求治尋醫領藥的人來往不斷,一天到晚很忙活,有時連飯都顧不上吃,僅用些果蔬,但大師從不厭煩,總是慈眉善目、笑瞇瞇地精心接待。即使每天忙到深夜,還要點著煤油燈,堅持學習研究。2002年春,合陽縣人大常委會李主任等七位領導為發揚古文化的優良傳統,派人來華山請大師回合陽成立道教文化研究會,為家鄉社會服務做更大的貢獻,大師欣然同意。在合陽縣政府支持下,西街村捐助溝邊土地,成立了道教文化研究會與場地管委會,大師被選為會長,并及時組織群眾學習黨的宗教政策,以及感應篇、道德經等諸多經高信眾認識,樹立他們做好人的理念。

 

\

曹祥真道長舊居,陜西省渭南市合陽縣玄真觀
 

      2003年春,經過艱苦努力,建成了一座真武殿,但四周幼樹苗和荒草難以區分,一片荒涼。大殿的南、西兩邊是溝,北面是槐樹林,東面是坑注不平去城里的土路,雨天走不出大殿外,到處都是積水泥坑。沒錢買菜,荒地里找野菜,吃時放點鹽。大師吃的菜內連鹽都沒有,這樣的生活環境,大師習以為常,眾弟子接受不了、難以適應。大師教誨弟子說:出家人要樹立濟世利人、度己度人信念,廣積善德,讓周邊信眾平安、富起來,才是我們修道人的路標。
      2014年春,大師病重,肚脹如鼓,住進華陰市擁軍二院,治療出院后,回華山仙姑觀療養,全國各地弟子、信士,看望的人來往不斷,有的弟子把中醫專家請來為她診病,送藥、送物、送錢。2014年端午節這天,張會長受黃會長的委托來華山接她去北京療養,大師很高興,提出當天要走,大家尊重大師意愿,下午乘坐高鐵火車趕到北京,次日接待大師的有好多人,下午住進了廣安門醫院12樓特等病房,醫務人員為大師診病療理很是熱情。半月后,大師提出出院,黃會長幫安排她住進佑民觀。佑民觀是坤道院,道院在郊區,很安靜,大師聽后很滿意。大師移居佑民觀后,觀門外像集會似的,聚集了好多人看望大師。佑民觀對待大師非常親切,道友們爭先恐后為大師療病,劉會長特別關愛大師健康,吃住用樣樣俱全,連我們服侍大師的幾位均享優待。
      
大師的病情確診為腹脹外,其他病沒有準確診斷。她平時臉色紅潤不像有病,但過一段時間總會犯病,犯病時臉色非常痛苦,不吃不喝不說話,對任何人不搭理。急的大家沒法,給大師唱小曲,作童年丑動作。劉會長也很著急,跟著大家逗大師笑,說笑話。大師挺過病期、恢復正常后,大家問大師怎么不高興,大師只笑不答,問她哪里不舒服,她總是喜瞇瞇地回答,好著哩。大師自生病以從沒吭過一聲,不愿讓別人為她健康擔憂。
      2014年的春上,有人預測農歷六月、九月、閏九月三個月內大師有升天的可能,我們不敢向外講,急得我們每逢初一、十五大師犯病時,趕快給大師戴冠子,穿法衣,換靴子,用輪椅把大師抬到斗母殿,祈求斗母開恩保佑。三個月內我們求斗母十余次,大師每次都很快醒過來。剛開始,服侍她的道友不了解情況,質問我們,大師有病想睡,你們像發瘋似的給大師換這換那,像什么樣子?我們作了耐心解釋,道友明白后,心比我們還著急。大師一天到晚不休息,我們只能拉著她的手,讓她安靜地睡一會。我們總是小心翼翼的,左右不離大師。十月初一過了,大師的精神也很好,大家都松了口氣,大師每天都是喜喜的。
      有一天突然提出讓我回合陽道觀給她升還曹官文,大家說師父,您修了一輩子,怎么連曹官賬還沒有還?她的話我們從來沒有違抗過,想給她在佑民觀升文,大師嚴肅地說:道不言壽,還是回合陽辦。我便回到合陽了卻她的心愿,但不到兩天大師就犯病了,劉會長來電話說大師已在廣安醫院監護室,我當即趕赴北京于當天下午8點看到大師昏迷不醒,我一下子懵了后悔自己不該回合陽,于是眼淚不停地長流。劉會長幫我喊:大師,你的寶貝徒弟回來啦!大師慢慢地睜開雙眼,淚水從眼角直淌,大師從不掉淚的此時我的心快要裂開。
      大師進了住院部監護室,探看病人醫院是有規定的,對我是網開一面,除醫生治療外,隨時都能在大師身邊,她也不讓我離開她。一旦清醒,給我講如何做人,度己度人,遇事不要忘了融、忍、讓。大師說:“人做事天在看,把廟管好,傳承好,按我的話去做,祖師爺會幫你的。她的教誨使我止不住眼淚長流,大師看見后便說,你跟我二十多年,還不懂,出家人不戀情,生離死別是常情,該走時就走,該見面時就見面了。此時大師微微笑著,又昏了過去,搶救恢復正常后,大家征求大師意見,說你的根在華山,咱們回華山,大師點頭同意。黃會長、劉會長及其他道友,尊重大師的意愿,協商決定農歷十月十三日中午派專人護送大師回華山。
      路上,大師脈搏、血壓很正常,不時睜開雙眼看著旁邊的我微微地笑。晚上一點回到華山十方院,省道協、華陰市領導趕來十方院看望大師,她睜開雙眼微微點頭致謝。大師于農歷十月十四日凌晨四點三十五分仙逝。此時,整個華山的天都振嘆的呼壁,蟲鳥含淚悲泣,數不清的善信士位不成聲,自助買了六匹白布,爭著戴白孝布,表達對大師逝去的悲痛與懷念。
      大師入道七十年,從一個小坤道,修行成為舉目海內外的一代名師。她學習國家宗教政策,弘揚道教,愛國愛教行醫治病,濟貧救人,積德行善,把畢生的精力都獻給道教事業。她的仙逝是功德圓滿升真,大師一生簡樸節約,兩袖清風。我們為她自蒙,樣的笑容,溫柔的話語,剛強的性格,善良的性情,寬廣的胸懷,高貴的品質,水遠銘記在心,她的功績水垂,精神不朽!她榮滿天下第一坤道勛章!大師曾是渭南市政協、青聯委員,華陰縣政協副主席;是陜西省青聯赴北京群英會代表;國家道協務理事,陜西省道協副會長、華山道協會長榮譽會長。這些職務和權力,她的理念是“一切都是浮云”,不能放在心上,應該放在心上的是“把人做好,把事情做的更好”,才不辱給你的名和權。
      
謝:華山道協、北京道協、佑民觀,感恩黃會長對老前輩無私的奉獻和辛勤的付出。眾多道友、師兄弟、廣大信士,大師有病期間,你們無微不至的關懷,我代表合陽真觀,深深表示謝意、感恩。緬懷大師的顯著功績,弟子及廣大信士一致要求給大師在合陽觀內建“曹公祠”,紀念她,叩拜她,學習她不為名不為利,道醫治病的優良傳統和為人處事的高貴品德。曹公祠計劃選址在玄真觀院內東側,坐北向南三間殿堂,內塑大師像,殿后坐東向西修建兩層。下層為丹房,上層是學研大師“女丹功學研堂,后面建“大師紀念亭”,其他緣化。這樣設想是否合適,請領導、老前輩,廣大師兄弟子、眾信士提出寶貴意見和建議,并歡迎委派籌建領導。
 

\

本文作者石宗德道長
 

      弟子石宗德,俗名石秀,1990年跟隨大師,1993年拜大師為師,華山全真二十三代玄裔弟子,大師賜名“宗德”。有人問,你已八十多歲,為什么動心修“曹公祠”?我說,大師苦修一生,做出的貢獻無法估量。全真道教徒、信士懷念大師,有的在她們道院內設殿堂,有的在微信上、刊物上發表大師修道路上的大德大恩事跡。何況大師對我有恩,治不好的病,手到病除,古人有句話,“受人滴水之恩,當以涌泉相報。
      師父的大恩我永生不忘,學習大師把一生奉獻給道教公益事業是我畢生的修為。大師說:“人活到老學到老”,知識是無止境的,不能倚老賣老,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辦事勞動才是做人的本質。大師的形象,是我終生學習研究的榜樣。大師一生修煉舉世無雙,需要弘揚她的事跡,學習她的風范,傳承她的精神。

e乐新闻网